" 今天是你人生中最年轻的一天。 "

方向

既然是特殊的一年,那就用特新潮的Blog来记录和总结一下特别的日子。


第一章   图像Image


 图像这东西很会挑人,它很少挑那些只需公式和数字便可构建起世界的天资聪慧的人,它只挑那些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略带木讷的人对话。

 我恰好属于后者。

 图像对人类的意义太大了。当少数天资聪慧的人引领着人类前进,迟滞的众人便在后面跟随,而图像就像是连接这两个集团的光缆,企图将深邃的未来传达给大众。我从小就对这条光缆充满着好奇,因为在我生命的每个阶段,它从不永恒。

 在我生命的初始,图像的形态是记忆,像一缕清风一样能被感受到,却始终看不到,仿佛超越了维度和时空而存在。随着大脑的发育、知识的萌芽,图像变成了我想象的媒介,在这个最有想象力的时代,充满各种规则的世界只需一盒蜡笔便能变得斑斓,不带调色的平淡风景图只需一支铅笔便能变成罗马斗兽场,二维的图画轻轻松松便能突破陈腐的社会界限,可惜如今思想固化的我已经记不起来当时的奇思妙想了,只记得当时那些大人们看到绘画杰作时发出的一声赞叹:“欧呦,小宁真涩有想象力。”

 时光短暂,天资聪慧的人催促着我加快步伐,于是复杂公式终于在我人生的一段时光驻扎了下来。当然图像也没有完全离开我的生活,他隐去了想象力的光环,成为了我自我表达的一种方式,它变成了照片和视频,也变成了三维模型,以二进制的方式在赛博世界中穿梭,维度的增加使得图像的表达形式也更加多样,我时常好奇的逐个试一试,还挺有趣。

 在赛博世界待久了,图像已然不再是原来活泼的样子,它渐渐变成了像素点组成的二维矩阵,变成了RGB的数据,复杂公式们说这样才能探索未来。但这个平面的电脑屏幕中的图像,似乎总缺少了些许往日的活泼,因此,今后的图像是什么形态,我也很好奇。

 更令我好奇的是,等今后老了,图像是不是又会变成了记忆,就像外公时常把老照片拿出来过目,不仅是因为怀念,更是想把这样的图像变成一缕清风,以超维度的形态留下来。


第二章  选择 Choice


 我自认为我有选择困难症,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总之有好多年了。

 换句话说,我不是一个很有决断力(decisive)的人。从外部因素来看,也许是沉溺于升学制度和父母的帮助,和很多人一样,大学前我不需要做出种种关键性的决定,但一旦要做出打退堂鼓的决定我的态度异常坚决。细究根源还是内心的完美主义在作怪,这种完美主义只体现在拥有具体目标且这个目标能使我获益的行动上,所以当在选择是否要打扫房间时,我依旧会放纵自己偷懒,因为略带凌乱的房间并不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因此这种完美主义并不是普适的。

 最初,我觉得选择是一种玄学,偶然因素会很大的影响我的选择。突然下起的暴雨、身体的不适、心情的好坏等等会突然招致我的变心,于是,结果往往让我更加懊恼。

 但人是在学习的,我慢慢懂得去思考要为我的选择找到一个不错的理由,当获得了较为满意的结果,我便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庆幸。这种单一变量下的选择当然也会不尽如人意,这便激发了完美主义者的恼怒,于是我开始尝试找更多的理由来为选择撑腰,学会这一点的时候我已经是大三了。

 大三开始,我处处面临着选择,就像是答题赛场上的选择机器。

 或者说,我学习如何选择的过程就和一个机器学习的过程一样:首先我需要找到各种会影响选择的因素,这些因素便是变量,随着因素的增多,变量的维度也会增加,此时选择降维(Data Compression)、亦或是正则化(Regularization),亦或分配给各个变量以权重,从而能大大减小我思考的时间。但随着变量越多,完美解已经无法得到了,于是便可以用代价函数(Cost Function)来宽慰这些完美主义者,代价函数是由一座座山丘、峡谷组成的复杂地貌,通过经验和知识的积累,摸索出下山的道路,一旦找到了谷底,便意味着获得最优解的可能,然而当我一路下山触及谷底的时候,又如何知道旁边没有更深的谷底了呢?只有站在宏观的视角去看这片山峦,才会更有可能发现海平面更低的完美位置。这时候便要感谢引领者传递过来的知识,他们告诉我可以用数理的方式描述选择的过程,从而让我这个选择困难症机器高效地运行起来。

 然而,这只是这套理论的冰山一角,假如我把我人生的每个选择都交给数学家和计算机工程师的话,说不定能让他们如同《楚门的世界》中一般,将我的一生安排的明明白白,同时,我也搞定了他们一辈子的顶会论文。:book:


第三章  方向Direction


熵增的方向是单向的;

时间的方向和熵增同向;

人生的方向和时间同向。

 如果按照时间之矢(Arrow of Time)的理论,那人生的方向也是单向性且熵增的,以现在的人生经历来看,也确是如此。就像Marc-Antoine Mathieu 的书《sens》(中文译名《方向》)中所表达的那样,从一个人生的开始到结束,从刚开始的懵懂, 到成熟时的奋力找寻方向,再到老年时的随波逐流、身不由己,从微观的自我到宏大的场景,随着时间的流动,一个人所能感受到的身边的事物都自发的向无序与混沌发展。

 有时世界中出现了镜像,甚至还有超自然的现象,仿佛世界的维度突然以指数型陡增。主角在这样的世界中开始有些不知所措,曾经努力去找寻方向箭头的他,现在却身不由己。

 后来,这个世界开始慢慢坍塌,只剩下最后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箭头,这个箭头朝着永恒的方向,他也明白,这个方向就是死亡。

 故事会让人有些压抑,毕竟自己也身处其中,但庆幸的是,如果你读懂了上面两章我扭捏的文字,可能会略有安慰。人的一生,是由无数的选择织起来的,但随着外界变得更加复杂,花花世界中各式各样的变量会深刻的影响着我最终的选择,变量的维度大大增加了我思考的时间,如何获得较优解以压制完美主义的叫嚣,我可能还得花上几十年去慢慢学习,第二章中提到的武林秘籍只是很粗浅的方法罢了。

 但无论如何,到了暮年,对于个体来说,维度似乎总会随着时间坍缩,成为简单的三维模型,再是二维图像,最后维度不复存在。一个人所经历的维度像是山丘的形状,图像便是这种维度变化过程中的一种表征形式,从单一到多彩,最后定格于单一,纵使在世界变革之际看到多么惊世的景象,最后留下的还是那些似乎没有维度的记忆。

 令我感到困惑的是,呱呱坠地时,图像是记忆的形态,暮年时期,图像也转化成记忆的形态,当一个人的时间到了尽头,世界的维度坍塌殆尽了的时候,这种记忆会随之消失吗?生和死的问题容易让人压抑,但有趣的是,如果人类社会的代价函数是由个体所经历山丘状的维度所定义的话,那可以得到一个人类社会发展的最优解的位置:生与死的那一刻


漫画图片出自《S.E.N.S.》-Marc-Antoine Mathieu

YOU MIGHT ALSO LIKE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提醒
guest
2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yw
yyw
3 年 之前

带哲学家

Orchid
Editor
3 年 之前

如果年轻时每一次思考、每一个谨小慎微做出的选择,都将成为未来“下意识的选择”的铺垫
然而思考不是为了不再思考

2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